且听风吟.

SQ什么时候更新什么时候码文「哼」
cp洁癖严重.
欢迎勾搭

【瓦白】左键

95%管管视角。

2000+欢迎捉虫。
约摸着是瓦白甜蜜双排的时间。
大量穿插。

以下正文。



手一直无处安放,只得紧张地在膝盖上来回摩擦着,手掌的汗不觉得湿润了空气中最干燥的一丝幻想。

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那一点电光灼烧了瓦不管整个心头。


再通常不过的一天了,瓦不管隔着屏幕,YY上肆无忌惮地说着[骚]话,偶尔余光还是会留给直播间的弹幕,能看到一群拟笑词,主播的包袱轻了不少。[骚]话多是真的,中二是真的 心也是真的。

老白对蛇吻这梗的回击游刃有余,一边与观众侃侃而谈,一边不忘回抛个梗刺激另一边的瓦不管。

“那蛇的名字得是欧的白才行。”

“我TM附赠个瓦不管怎么样。”

没有土拨鼠般高亢的笑声,取而代之的是低声浅笑。瓦不管食指不紧不慢的敲动着鼠标左键,左手抬起在两颊颧骨处揉了揉,眼神低沉,嘴角尚残留好看的弧度。

“然后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。”

标准的魔人回答,一切往土味情话上靠。YY很静难得的静,两人都没有闭麦,共同维护着这前夕的宁静。

18:57,老白眼斜下看见电脑桌表时间,清了清因干燥而沙哑的嗓音,顺便提醒瓦不管先生开始排位了。

老白的电脑会迟3分钟,听到咳嗽声后,瓦不管盯着19:00的眼神再度聚焦到模拟器上。队伍里只有2个特殊头像,只有自己和YY上一起的老白,偶尔的公开独处机会,惹得瓦不管鼻音哼哼不断。开心不过如此。

不是不喜欢人多,不过是怕老白太累,全场注意别人脸色任谁长时间也会累吧。自4连YY起,瓦不管就把个人麦声音调得很大,总是隐约地恐慌着对面的人会听不见自己的声音,尽管嗓门也在不断提吧。


指尖依旧频繁地敲着鼠标左键,六阶排位等待界面不再漫长,该怎么享受这独处的两个小时呢。耳机充斥的老白的声音与思绪渐渐重合。

“瓦不管?瓦不管?”

干嘛啊。

瓦不管忍住一句“tmd”仅仅开口“知道了。”瓦不管真的很讨厌耳机里不中听的声音一口一句不要说脏话。心想着就算一起玩有趣死也不能要这般忍受家长似的管教吧。管管不需要管管。左键被食指使劲的敲了下,“准备案件还原”。


开局心跳习以为常,瓦不管怡然自得地溜着屠夫不忘说一连串带着脏话的动作解说。毕竟还是个19岁的青年,毕竟观众又不多,小主播放飞自我才是正道吧。瓦不管知道自己嘴脏,不以为然罢了。倒是对面的老白,脏话偶尔蹦出他口中,自己会认真的听,且会跟着一起骂。隔着屏幕骂人,又不会有回骂的烦恼。不过有时会被弹幕的批评煞了风情罢了。


老白24,其实经历过因骂人吃的亏,当了主播后更是脏话少提,却被耳机里那个脏话不断的少年音给彻底折服了,骂人的那股快感,终究是回来了。他开始也用脏话宣泄,还有哥们会帮着一起。

好感度飙升。

可后来被老白逼着戒掉说脏话时,却不反感。他明白老白是想帮他搞好,也知道老白情商太高,看出了自己的马脚。被破站限制人气的事,换谁都会恼吧。况且同自己连麦开黑的兄弟还被破站签约了。有想离开老白的阴影在脑边回旋。

低谷期换谁也不好受吧。瓦不管看到自己秒倒后爆了粗口,下意识的等待老白指责,却是几句安慰。鼻子一丝酸楚不错。

“兄弟,有我在呢。”

排位刚一局,沉寂了许久的瓦不管就像老白道别,说
要休息。那哭腔,老白也不是听不见,眼神黯淡下来,知道对方压抑不住了。刚才的沉寂或许都是闭麦呜咽而已。

“瓦不管,跟我说说吧。”

那番谈心,瓦不管这辈子都不会忘的。不过回想起,自己在老白面前哽咽的说这些话时真的丢脸。

……

“哎?好。”

终于反应起要准备时,却错过了时间。

“你在干嘛啊魔人。”

总不能说回忆起酸事了吧。支支吾吾回避了这个问题,等待的一分钟,瓦不管决定要做正事。他缩小了模拟器界面,电脑存档里点开了往前的视频。无意间录下的,却成了填充心头的最好补品。安慰自己的老白声音奶奶的,话只说给自己听。

“别忘记准备了魔人。”


完全与刚才不同。其实瓦不管想奶白的声音只属于开双人麦另一边的他。

[准备案件还原。]

少年从不回避自己的情感。喜欢就是喜欢,他喜欢老白,喜欢的彻头彻尾。不过,这种喜欢,瓦不管归类为感激。不过如今四人开黑成了常事,占有欲愈发作祟。

如果能一直骗自己下去多好。

“瓦不管先森…”

“知道啦猪精,不会再让你等了。”

弹出准备界面,左键被猛然敲击。不会再让你等啦,这辈子都不会了。

谈心夜,老白催着瓦不管休息,答应了,毕竟没什么事是放空不能解决的,不过在床上辗转反侧,倒还是苦涩上心头。一室一厅是他生活的极限,一抬眼就能望穿的房子内,自己的呼吸声显得凝重起来。


帘子拉上的缘故,反扣着的手机亮了也能从缝隙中看到光芒。瓦不管伸手想去拿,胳膊却沉重无比,摸索了半天才拿到了手机。不习惯亮光的眼睛半眯着。屏幕中央是老白的一句话。

“瓦不管,我等你状态恢复的那一天。”

当机立断,松手。手机呈自由体坠落,与单薄的床撞击。哐当一声,好不响亮。他的头脑思绪不了什么,自然也就回复不了老白什么。只是在脑子里默默刻上了这个男人会等我,这一感触。

如果当时能回复他多好。这样对方就不会整夜睡不安稳,不时梦里挣脱回望手机了。自己无心之举还真是混-蛋。

脑海的篇幅冗长无比,却也只不过是片刻的失神罢了。难得机会,要把握住啊。思毕,瓦不管振奋着精神,继续了游戏。

      呐,敲击了左键,就是一辈子的事了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生活中的琐事枪杀着人们,失落与绝望抵不过孤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还是不能放弃的,毕竟总有道光芒还是会投射进封闭多年的心窗。





评论(20)

热度(18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