且听风吟.

SQ什么时候更新什么时候码文「哼」
cp洁癖严重.
欢迎勾搭

「瓦白」何为救赎5-6

前文
ⅠⅡ ⅢⅣ




「为了使灵魂安宁,一个人每天至少该做两件他不喜欢的事。」


瓦不管把烟盒递到老白跟前,尽管自己已经用手背挡住了,松开的指尖还是被插进了一根香烟,身旁的始作俑者甚至有点烟的趋势,瓦不管的嘴角咧的弧度将虎牙整颗露出。老白觉得自己额头的血液在沸腾,暴躁的跳动。眉毛就被凛冽的皱在一起。



食指猛然一抬,中指作为一个指点,中间的烟被男人轻易折出个直角。单腿盘在桌上的瓦不管居高临下的看着老白,嘴角的弧度消失殆尽,满脸漠然,幽暗的眸子揣测不出想法。他已不是第一次用烟试探眼前人了,每次的回应都是拒绝,这次干脆报废一个价格不菲的香烟。瓦不管垂下的腿踩实地板前脚掌稍用力便从桌上下来,快步离开老白的房间,留下了一落魄背影。



最起码说些什么啊。





瓦不管带着少年的倔强执意不肯回头。他有些累了,多少次没有结果的试探打垮了他坚挺的后背。拖着无比沉重的步伐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,一路上磕磕碰碰发出不少赫人的声响。老白知道这是不管宣泄不满的反应,没有目送少年远去的背影。


落日余晖,风敲打着窗户。那点残弱的光芒在黑与白之间挣扎,支撑着已昏昏暗天幕。就在天与地交接的地方一定是最亮的吧,老白伸出手,在窗前笔画,框架住孤独的晚霞。他还要多久,就会消失殆尽?



在那之后,老白很少能听到瓦不管的声音。就连隔音很差的墙壁都捕捉不到,两人变成单排的事,也是瓦不管笑着向粉丝宣布的,老白只记得他跟自己阐明的时候眼神中太多复杂的情绪混在了一起,化作深幽的暗眸。有什么东西蒙蔽少年的双眼,这不是他该有的模样。轻描淡写的接受后,眼前的少年毫无征兆的笑了出来,没有尖锐的调子,戳进了老白遮蔽严实的心房。



初冬的时候瓦不管拖着行旅在门口向老白道别。老白穿宽松的棉衣倚在客厅的鞋柜上,向他招手告别,就像当初瓦不管刚来时他挡在这里不给对方拿鞋。也没有寒暄几句,瓦不管就走了。门哐当响的关上,刺骨的寒风涌进温暖的房间。



三室一厅的房间重归寂寥。他知道瓦不管要走的,收拾屋子的时候他看到了压在少女手办下的租房合同。他没有挽留对方,只不过记住了地址,隔日趁瓦不管还在睡觉时前去查看。那个小区的确不错,就是与自己家隔得有些距离。对方有了足够的工资果然也没有像过去一样亏待自己了,心里踏实了些,踱步回了家。零星的人群在街头留下身影,温度相比室内着实有些低了,走得匆忙他也没有多添衣裳。双手插兜装就瑟缩的加快了脚步,还要赶在家里那人醒之前回去。


不长的路却偏偏通向次卧,老白的神经有些恍惚,右手紧紧握住门把子,想要推开却只是一抖,腕部撞在结实的木质上。一阵嘲讽的低笑,老白看见不出所料的一尘不染的房间,像是3个月里没有生人住进过,他带走了所有东西,包括灰尘,空气和一颗跳动的心。


桌上的厚厚一沓纸显得有些格格不入,看样子是被从高处摔下的,每张纸都尽显自己的轮廓。白纸黑字,正楷书写着_「至OldBa1」



以为是对这些天的感谢,老白便拉开椅子准备细读,他不打算露出软弱的情感,还不是时候。纤细的手指翻过第一张白纸。


【喜欢你,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后。】



他没有往下看,没有往后看,只是静静地合上刚翻开的第一面。被订书钉固定的有些不牢靠,老白在心里吐槽了句,便起身将椅子摆正。权当没有来过。


他把门关上。

哐当。







一别不知年头不问归期。


满天飞雪没有落根的地方,它们可以栖在树上然后成堆,以延长化为水的结局。枝头被压的有些摇曳,会有行人被不堪重负而落下的雪洗礼脑勺。只能暗骂倒霉,又匆匆离开。没人会跟这种事计较,不幸又可笑。老白依靠在窗框边,尽收眼底。



今年的温度着实有点低,至少在温室内,靠近窗子还能感受到外面凛人的寒气。可就是有那么几个人,穿着单薄的衣裳,喘着粗气,从人群中窜出。肉眼可见的哈气在消失殆尽之前连成一体,他能捕捉到那人飘逸的围巾末端,那个亘古不变又让自己心悸的围巾,他一直带着,也不怕汗液浸湿留下味道。他不曾停下,为谁驻足。目光所及一直到视野尽头,再无力寻找踪影。



垂眸浅笑声,老白挽过窗帘,将其合实。捧来的马克杯还冒着热气,润了润喉,再度倾身上床,阖上了眼睛。



晨冬没什么好看的,只是某个人如始至终,出现在这里。


被窗帘透进来的光线并不强烈,柔滑了床上那人的神情,下垂的嘴角渐渐舒缓开来,呢喃着什么细语。




门被推开的时候,迎面来的热气让血液沸腾的瓦不管有些不适,额间的汗水顺着人颧骨的弧度一直滑下,他慌忙讲围巾解下,双手捧着,不知带着多少深情凝望着它。

不可以湿。


热流涌动,瓦不管扶着室壁,任被水垂下的发贴在自己脸颊,额头抵在墙上,他在雾气中,云里雾里。晨跑路过老白的小区抬头还能望见,那个先生半个身子挨着玻璃,太远看不清他在望向哪里。或者说,穿进人群偷瞥向他的时间太短,他太怂,连堂堂正正硬憾着自己的心意都办不到。他仓促离开,不经意的余光是否能涵盖老白,都成了眷恋牵绕在心间。




他想告诉那个人不要起这般早,熬到下半夜怎可能不乏?每次瓦不管用小号看那人直播到2点时,只能顺着弹幕说着早点睡。即使他还想看他更多,又奈何不忍他这般伤害身体。自己那简短的弹幕,就在下一秒被淹没,换作从前,或许他会看到吧,或许会被弹幕捕捉吧。可他现在又有什么身份去跟他说上话呢。



爱是什么,瓦不管捂住胸口,那里还在跳动着,却意外的有着痛楚。它该继续沉淀,还是溃烂在根源。闭上眼睛,再也无,所谓的光明。



瓦不管是不屑公司的活动的,不过是些逐利者妄更多的借口。工作还要继续,他向早已守在直播间的粉丝问好。自从与老白分开后,可能是过于平淡,粉丝的失望溢于言表,他都看在眼里,他知道那人也是。温吞的白水,就如如今的新粉量,再没有过去的慌张。




「有能力的观众可以帮瓦不管冲下活动榜。」



他按照公司的要求发话了,视线也并没有刻意盯着礼榜。前几天的名次还行,今天是一些耐不住的主播冲榜的时候,或许计划了许久。瓦不管甩了甩额前的几缕刘海,最后一天,过去就好。




排位后的几把娱乐局瓦不管兴致不高就打算下了,准备退播的时候却被直播间潮水般涌来的礼物惊愕了眼眸。硬生生将它的名次从10+冲向第一,那与第二又是天沟的差距。他该怎么感谢这个……?乱码呢。



「感谢这位乱码宝贝的礼物,真是太谢谢啦。」



插曲并不妨碍正剧的结束。瓦不管在哗然中退了播,向那位关注人只有自己的“w7y3z0zzl”发起了私聊。


却等不到回音。



指尖敲击着鼠标键,他不再等待,点开了老白的直播,是黑屏。他鸽了,有在好好休息。长舒口气,看着底下的弹幕演员,肩头随着笑在颤动。



他在屏幕前,静好。


TBC.

评论(2)

热度(23)